上海侦探公司_上海私家调查_上海外遇取证_上海小三调查
侦探
热线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电话:137-8898-0222
地址:上海市黄浦区
调查取证 >>当前位置:上海侦探 > 调查取证 >

上海正规调查公司 火车、时刻表与陌生人:晚清民国侦探小说的现代性想象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3-09-24

火车是晚清时期“引进”到中国的新事物。 清光绪二年(1876年),吴淞铁路正式通车。 一时间“观众挤满了马路,想买票上火车的人聚集在云屯,热闹非凡”。 (陈定山《春申旧闻》),吴淞铁路也常被认为是中国第一条铁路(关于中国第一条铁路,还有另外两种说法:1865年北京宣武门外的“样板铁路”和1881年唐徐铁路)。 二十年后的1896年,上海《时事报》首次刊登了张昆德译的《福尔摩斯笔记》(福尔摩斯侦探小说)。 此后,西方侦探小说进入中国,在中国掀起了侦探小说翻译和创作的热潮。

火车与犯罪和侦探小说之间似乎有着天然的联系。 火车也是中外侦探小说作家特别青睐的犯罪发生空间。 比如阿加莎·克里斯蒂著名的《东方快车谋杀案》、西村京太郎的《铁道》系列侦探小说、希区柯克的犯罪悬疑片《火车上的陌生人》都是典型代表。 或许是因为漫长的火车旅程太无聊,这些侦探小说作家开始撰写自己的文学作品,想象出一桩又一桩与火车有关的谋杀案。

《车轮下的鲜血》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被誉为“民国第一侦探小说”的“霍桑探案”系列小说作者程小青的代表作《血色车轮下》,也算是一部无聊之作。火车之旅和令人兴奋的谋杀案。 这种关系的某种隐喻。 小说中,鲍浪作为一名侦探助理,不断感叹火车旅途的孤独和无聊。 “虽然路程只有几个小时,但我还是感到烦躁、不耐烦。” 似乎总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新鲜的刺激可以……来调剂一下”可以打破火车上的无聊。果然,小说里几分钟后就出现了火车碾压人的案例。霍桑侦探敏锐地发现,死者身上有生前购买了人寿保险,想到死者家属有可能伪造火车事故实施谋杀,骗取保险,最终揭发了一个专门从事“杀夫骗取保险”的阴谋。 “十姐妹党”犯罪团伙卷入连环事件。

火车就像“速度怪物”

除了打发旅途中的无聊时间,火车与侦探小说更深层的内在联系还在于火车作为现代文明的器物给前现代人带来的冲击和恐惧。 这种恐惧感往往内化为某种心理焦虑,并通过文学犯罪想象来表达。 前现代人对火车最直观的恐惧,首先是其速度、烟雾和轰鸣所带来的不安,这就是沃尔夫冈·希菲尔布施在《铁道之旅》中所说的:“对熟悉事物的恐惧”对自然的恐惧被一台拥有自身内在动力源泉的喷火机器所取代。”

清末民初,中国传统民众对于火车这个新生事物也有类似的焦虑和不适感。 陈建华在《文仪车厢:民国火车简传》中对此有这样的描述:“无助地看着黑色的压力,冲上来阻止我的巨兽在中华大地上横行,而且感觉很不舒服,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和驶过的速度,对于一向信仰田园美学的中国人来说,实在是难以忍受。” 另外,当时的中国人民担心破坏风水,而火车则是西方殖民者之手对中国广大铁路地区的渗透和掠夺的常见隐喻。 对于清末民初的中国人来说,他们带来的现代威胁是一种深切的感受。 这种痛苦是如此个人化,以至于很难用语言表达。

《文学车厢:民国火车简传》

相应地,晚清的报纸、画报上出现了大量有关“车下死亡”、“火车伤人”的图文或文字新闻。 在相关图片新闻中,火车要么以其巨大的前端插入画面,与画中人物的体型相当不成比例,从而产生一种“庞然大物”般突然而令人恐惧的视觉冲击力; 或者是水平的车身直接将整个画面切割成两半,似乎暗示着它的撕扯,破坏了画面原有的整体感和和谐感。 相关文字新闻中,还出现了“火车碾过人,立即被压成四块”、“压伤皮肉如粉末,肠子腰部全部被碾碎”等颇为恐怖的记载。被泄露出去了。” 这些图像和文字或许可以被视为当时的社会新闻和真实事件,同时也更象征性地表达了火车作为现代性力量所带来的“暴力和潜在破坏”。

火车的速度不仅给车外的路人带来极大的心理焦虑,也给车厢内的乘客带来紧张和头晕。 尤其是随着火车速度不断加快,光是“看”窗外这个动作就会引起“头晕”和“震惊”的效果。 西方学者对这种现代“眩晕”感觉进行了相当丰富而精彩的研究。 例如,希弗布施指出,铁路旅行连接了出发地和目的地,同时消除了“旅行空间”作为中间,让人无法慢慢欣赏沿途的风景。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施特劳斯将铁路视为将“景观空间”转变为“地理空间”的关键驱动力。 铁路直接并列起点和终点、跳过中间过程所带来的视觉和心理感受与电影中的“蒙太奇”手法有一定的同构性。 因此,“城市流”、“电影屏幕”和“列车”“视觉”一起成为本雅明所说的现代“乔克-埃尔法龙”(Chock-Erfahrung)的典型代表。 这列火车的速度对乘客造成的“眩晕效应”往往会导致另一种小说类型的创作,即哥特小说,或者悬疑恐怖小说。 例如,在谈到自己的小说《夜叉》的灵感来源时,施哲勋明确指出:“有一天,在从松江开往上海的火车上,我不小心把头探出窗外,看到里面有一个女人的头。身后的火车,伸了个懒腰,张着嘴迎着风,仿佛是一个被勒死的女人。这让我突然从各种联想中形成了一个情节,那就是《夜叉》。 (《梅雨夜》后记》)

返回列表
电话:137-8898-0222 地址:上海市黄浦区
Copyright & 2009-2020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佛山侦探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