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21年 09月 19日 星期日,欢迎光临本站 上海鑫鑫侦探公司

行业动态

上海调查侦探|一个身价上亿的女人,从性侵到逆

文字:[大][中][小] 2021-09-14    浏览次数:    
上海调查侦探|一个身价上亿的女人,从性侵到逆袭的全过程

2010年的春夏,我进入了另一个阶段。

 

每天都在寻找各种可能,如何从摆地摊到拥有自己的门店。

 

我的摊子,生意算不错的,一个月下来也能存一些钱。

 

起初,我很满意。可经历被打事件后,我瞧着这摊子,是越来越不顺眼。

 

虽然我从事的职业没有太多专业含量,可从收入来讲,在当时能超过部分同龄人。

 

那时,我把所有动力都定义为自己足够上进。

 

其实,人在能保证温饱的情况下,还愿努力,更多的是源于不满足。

 

在当时,落到具体细节,就是外人叫你小妹,而是某姐。穿50的地摊货,而不是2000的品质货。

 

吃人均一百的餐,会心疼,而不是吃人均500的餐,毫无波澜。

 

厕所厨房与人共用,而不是自己独立拥有一套完整舒适的住房。

 

底层动力,是基于衣食住行的保障。高层动力,则是附生于衣食住行的品质。

 

可一个县城来的姑娘,一没创业成本,二没个人资源,怎么发家?

 

就我摆地摊的收入,不知道要存多少年才能够在批发市场盘下一家店。

 

最终,我做了一个决定,不再摆摊,而是去批发楼里,找份工作。

 

虽然是新手,但因为有摆摊的经验,一家低档女装的老板收了我。

 

那时的服装行业,虽然也被唱衰,但互联网远不如今日这般发达,此刻看来,那时的衰,压根不算事儿。

 

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核算一下自己的个人成本后,我没有创业的资格。

 

索性找家店,玩命给老板做,做到老板喜欢我,认可我,并且十分需要我。到时看看能不能跟她要点股份。

 

 

 

Part.3

 

在2010年,我真的好努力。

 

每天去得最早,走得最晚。可以说,我完完全全把这家店,当成了自己的店。

 

那时,去拿货的客人多数还看老板和伙计的脸色。可我从来不会如此。

 

用着摊贩的嘴脸,伺候好每一位顾客。

 

偶尔老板还会说我两句,那些人一看拿货量就小,你哄个什么劲儿。

 

我隐隐觉得老板的想法不妥,但也没说什么。

 

那些年,老板们被服装行业的红利冲昏了头,以至于忘了卖家的身份。

 

况且,是我去讨好客户,又不需要她。虽然有些客人拿货不多,可苍蝇再小也是肉。

 

在那时,很多批发老板都有高顾客一截的自我定位,在这种影响下,伙计们也有模有样地照学。

 

我在想,如果某天我有了店,或者说入了股,一定不能养成这样风气。

 

老板的确很喜欢我,一个肯为她拼命的伙计,足以让她重视。

 

她经常对我说,真开心当时把你招进来,可要好好干,一直干下去。

 

在短短6个月的时间内,老板主动给我加了两次工资。偶尔还会提一句:你做得太好了,年底我给你分点钱。

 

一个机会来了,老板决定要开分店,我自告奋勇去新店帮忙。

 

老板欣然同意,新店就是需要我这种能看脸色,能赔笑,任劳任怨的人去支撑。

 

我那会年轻,对人的信任还没有打过折扣。想着老板说过要给我分点钱,我就干脆借此机会提出分红的事儿。

 

其实,当时我提的比例真的很小很小,小到与一家中等生意的店铺员工工资差不多。

 

除非我能把店做得更好,生意更多,我才能得到超过员工工资的酬劳。

 

老板笑着说,可以呀。

 

我那晚开心得睡不着觉,最难的第一步走出去了,满脑子都是未来的大展宏图。

 

上海调查侦探还做梦梦到自己开了一家很大的公司,我在里面指点江山。

 

第二天,我兴奋的去上班,老板不在,破天荒的有个同事居然来得比我早。

 

她拉着我的手,交给我一个信封,说是我这个月的工钱,然后从今天开始就不用来了。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QQ咨询

咨询热线:
130-9737-8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