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21年 09月 19日 星期日,欢迎光临本站 上海鑫鑫侦探公司

公司动态

上海出轨调查|什么样的第三者最难劝退

文字:[大][中][小] 2021-09-14    浏览次数:    

上海出轨调查|什么样的第三者最难劝退

“小三劝退师”这个职业,大家并不陌生。

单是从职业名称上解读就能想得到,这一职业的主要工作是与小三斗智斗勇,将其从他人的婚姻家庭中劝退出来,引导让他们走正常人的生活道路。

大家都很清楚小三这种人,没有道德底线,极度自私,为了自己的利益,根本不会考虑原配的感受,甚至不惜冒着挨打的风险,也要跟已婚人士搞婚外情,所以,他们又怎能听的进去这些“素未谋面”的小三劝退师的劝说呢?

因此,“劝退”一词,听起来就倍感神秘,如何劝退?想必大家都挺好奇。

6月,一个雨天的下午,《新闻周刊》的记者采访了“小三劝退师”舒心先生。

舒心,自2001年5月创立了“维情工作室”,作为中国专门处理小三的服务机构,劝退过全国各地的小三,按照男女比例来算,大概是二八开。

上海维情位于上海市长宁区的某办公楼,而舒心先生很少待在他的办公室里,他日常的工作是带领着整个团队,在各个城市穿梭,劝退了一个又一个的小三。无论何时,只要接到委托人的委托,便会马不停蹄地赶去做劝退工作。

那天记者见到了百忙之中的舒心先生,只见他的办公室一角,放了两个行李箱,这意味着,不是出差归来,就是即将又要出差。

一番简单的介绍后,舒心先生开始讲述他从业20多年来,劝退男小三的故事。

 

02

 

女儿生父另有其人

通常来说,女小三年轻貌美的居多,而且往往不是本地人。可男小三就未必如此了。

我接受过一位男性客户的委托,就暂且称他为A先生吧。

A先生来求助的时候,特别的激动,因为他一直宠爱有加的宝贝女儿,竟然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女儿六岁了,他却至今才得知真相,心态完全崩了!

他发现这个秘密,并非从女儿的长相上判断,而是从女儿上课外辅导课这件事上,无意中发现的。

上海出轨调查以往都是妻子接送女儿,近期他发现妻子的老板竟然也参与接送,这让他很想不通。妻子老板是一位年逾古稀的成功人士,家大业大,虽说A先生的妻子在公司是她老板的得力干将,专门负责人事和公关等业务,但也不至于亲自接送员工的女儿吧!

A先生带着疑问到家质问妻子。谁知,妻子并没有隐瞒,而是全盘托出,直接告诉A先生,女儿是她跟老板生的。

A先生称,当时听完这个消息,犹如五雷轰顶的感觉,他与妻子相识在海外,一起回来创业,30多岁结的婚,如今夫妻两人已到中年,自己50多岁,妻子也已40好几了……

A先生的公司,与妻子所在的企业单位有业务上的往来,很多大单子,都是妻子的功劳。以前,他觉得是妻子能干,所以,老板信任她,如今看来,只是在变相的给女儿抚养费!

这件事发生后,A先生一下子暴瘦二十几斤。在找到我们之前,他曾找过妻子老板兴师问罪,可对方是个老江湖,丝毫没有愧疚之意,还帮A先生出了两种解决方案:其一:无法接受,就离婚;其二:想继续婚姻的话,老板愿意付一笔补偿费。

看到老板如此理直气壮,A先生感觉很被动,他是想过离婚,可这口气无法咽下去,于是他选择了第二种方案,可如果这样的话,就意味着要继续帮对方养孩子,实在是不甘心。

此时A先生不想再考虑面子问题,而是考虑的自己公司,以及财产等等现实的问题。他找到妻子,跟她谈判,希望她拿孩子作为条件跟老板谈判,让她进入董事会,成为这家上市企业的股东。哪怕拿到5%的股权,也可以有上亿的资产。

妻子直接一口回绝,她认为是A先生这种想法,只是为离婚分财产做的准备,并说,老板的孩子都在海外,自己只是他的情人之一,所以,才想到用孩子来稳固自己的地位,但她又不想破坏双方的婚姻,维持目前现状,才是最好的选择。

两边都没谈拢后,A先生找到了我们,我们帮他分析,这个老板并没有娶他妻子的想法,所以,妻子老板的方案二更加可行,经济上的补偿,才是最实用的,关键是如何补偿。

最终,我们代表A先生去和老板谈判,双方达成一份《非婚生子抚养协议》,这份抚养协议涉及八位数的金额,由A先生代管,用于小女儿的各种费用。而A先生公司和老板企业的关系、妻子的工作等都照旧。双方对外依然保持美满家庭的样子,毕竟枕边人才是最好的合伙人。

 

03

 

动了情的老光棍最难劝

以我的劝退经验中,如果一个女小三有了孩子,劝退的难度大幅度增加;而如果男小三是个动了情的老光棍,难度会直接翻倍。因为后者是奔着结婚去的,十分的固执己见。

这些男小三往往是涉事太太(家庭主妇居多)的身边人或者熟人,如果后者空虚寂寞冷,就有机可乘。

我们曾经接触过这样一位委托人,他年过不惑,有自己的团队,常年出差在外,妻子B女士是家庭主妇,夫妻感情还不错。

B女士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孩子、老人照顾得很好,让丈夫可以在事业上大展宏图,没有后顾之忧。可有时她会觉得自己很孤独、寂寞,于是通过手机聊天,结识了一个附近工厂产线的单身工程师。

两个人网上聊得热火朝天,工程师会时不时地给B女士买一些小礼物,当一个小女生去宠爱她。B女士没能抵挡住这小小的浪漫,接受了工程师的求爱,不久后和工程师开了房,还一不下心怀了他的孩子。

工程师让她生下来,可B女士并没有考虑过跟他有未来,他工资收入一般,无法提供她丰厚的物质基础。工程师得知B女士的心思后,明白了自己只是B女士的免费炮友,一时气愤,就威胁她,扬言要把两个人的私密照片公布于众。

这下B女士慌了神,她心想与其让工程师告发自己,不如直接跟老公坦白。B女士已经堕了胎,但工程师还是死缠烂打。更关键的是,B女士对老公说,你不帮我,我就只能寻死了。

没有哪个男人能够接受妻子的出轨怀孕,B女士丈夫也是一样。但想到B女士这么多年在家的付出,也已经知错想改,即使自己离异再找,也未必能找到更合适,更顾家的妻子,思前想后,他选择原谅B女士。

所以,是丈夫前来求助我们,提出帮B女士解决工程师这个男小三。毕竟丈夫是掌握经济大权的人,而我们的收费并不是普通家庭主妇能够接受的。

和刚才那个案例不同的是,这个工程师是动了想跟B女士结婚的念头,所以,我们估计直接劝不可行。于是找到工程师的同事们,放出消息,说B女士丈夫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苟且之事,准备派人来找他麻烦,又找到工程师的公司领导,让他也去劝一下。工程师自知B女士打掉了孩子,也不愿意再见自己,干脆就辞了职。

这次劝退过程看似很简单,其实这是一个系统工程,我们的咨询师扮演了不不同的角色,潜移默化去影响工程师身边的人,让身边的人再去劝工程师,真正做到“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在实际的劝退过程中,我们的经验其实是随机应变、借力打力----如果小三有父母,就出动父母劝,因为老一代观念守旧,通常不会赞同子女当小三;如果有工作单位,就出动领导或者同事劝,虽说领导不会主动敢于员工私事,但一旦私事存在潜在危机,很难坐视不理。

当然,如果小三没有父母,我们就会派小三劝退师成为TA的朋友,然后,假装无意间了解TA的个人情况后,在开始进行劝退。

 

04

 

上海出轨调查为了接近做P2P的男小三,我把自己逼成金融专家

能够让小三主动说出自己的私事,也是一门技术活。我们有一次接触了一个P2P的男小三,为了能够接近他,得到他的信任,恶补了很多相关的知识。

这次的委托人是一位年薪八位数的互联网创业者,之前妻子C女士跟他是同行,他们有2个孩子,一家四口很幸福。C女士是某家p2p公司的员工,主要任务是拉大客户,这份工作收入可观,非常具有挑战性。

在一次醉酒期间,C女士与某位潜在大客户发生了关系,对方很快投了钱,这让C女士吃到了‘甜头’,于是,每次看到类似的潜在客户,就会用此种方法,拉拢客户。

更可怕的是,C女士并不觉得这种‘性贿赂’工作行为,愧对于丈夫,反而觉得是工作需要,但为了避免丈夫不理解,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她一直瞒着丈夫。

C女士遇到了一个刚离异的大客户,很快被C女士拿下,并扬言要娶C女士,这次,C女士感觉到了麻烦。

和之前的B女士不一样的是,C女士是被迫交代的。有一次丈夫趁着C女士醉酒,用她的指纹打开了手机,不堪入目的聊天记录,映入眼帘,他也算是明白了妻子赚钱的肮脏门道。

当丈夫质问C女士时,她承认了自己的出轨行为,并表示想要收心会来,但首先要解决的是这个对自己穷追猛舍的大客户。最终,C女士找到了我们,希望能够帮她挽回这段婚姻。

经过综合考量,我们准备以P2P同行的身份去劝那位大客户。然而,这个行业对于普通小三劝退师来说很陌生,于是,我们花了很多时间钻研,一切准备就绪后,就开始了我们的表演。

我是这次劝退任务的主角,联系上这个大客户并告知他,我一个浙江亲戚有一笔钱想放进去,并把这笔钱的由来,告知了他,理由是因为浙江另一个p2p平台出事儿。其实,做这些铺垫,我都是为了让他信任我,能够跟我见面。

很快,我们约好在外滩的某个安静的场所见面,因为P2P的圈子其实很小,闲聊期间,我故作无意之间把C女士的故事说了出来,他一下子就明白我的意思,指指自己,声称,我说的就是他。

既然如此,我就跟他直接摊牌,劝导他,现在国家并不十分支持P2P事业,万一C女士丈夫不依不饶,反而让你们成为众矢之的。这下,本来精虫上脑的他一下子清醒了,表示不再纠缠C女士。

解决了这个大客户,我们又来劝说C女士丈夫,因为他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自己的妻子背叛,经过一番劝导后,这份心结才慢慢解开了。

 

05

 

不愿意离婚,不是因为爱

我进入“小三劝退”行业,并不是刻意为之。上世纪90年代,我曾在某街道社区服务中心工作,接触了不少需要调解的婚姻案例。

1980年新《婚姻法》通过。最引人注目的是,离婚的条件中明确写了这样一条:如果夫妻感情破裂,调解无效,准予离婚。相比此前适用的1950年的《婚姻法》,第一次将“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作为判决离婚的法定标准。

当“移情别恋”也可以成为离婚的理由,全社会就开始关注“第三者插足”的问题。

我平时喜欢写写东西,所以从1995年起,就开始担任《上海法治报》等多家报刊的特约记者和专栏作家,发表婚姻服务案例及非婚两性关系研究课题。

报刊编辑部每周都会收到大量的读者来信,往往就是咨询婚姻问题的。我还在栏目后面留了一个电话号码,叫“舒心热线”,读者可以打电话和我直接沟通。

我当年的第一个客户,是一个地产商的太太。因为工作关系,丈夫与她常年异地分居,无意当中发现丈夫所住之处,有女人住过的痕迹,于是打电话质问丈夫,最后,丈夫干脆破罐子破摔,不愿回家。

这位太太在无助的情况下,拨打了我的热线,于是我就劝她。后来,她按照我的方法,赢回了老公的心,为了表示感谢,她硬塞给我一个红包。我觉得婚姻危机这块很有市场需求,干脆从1998年开始下海创业。

2001年,《婚姻法》再次得到了修订,我也在这一年创立了“维情工作室”。因为我们收费不菲,所以来的委托人呈现“三高”特点:高学历、高收入、高地位。这些委托人中,妻子找我们劝退女小三的大概占到八成,丈夫找我们劝退男小三的大概两成。

从业二十年来,我从接触的众多委托人当中最大的感受是,现在的委托人来做咨询,怎么都不愿意离婚,并不是因为有多爱,而是离婚的损失难以承受。

20年来,小三劝退业务越做越大,我所带领的三十多个小三劝退师,随时随地都要全国各地出差做劝退工作。

但我们并不是所有的劝退工作都接,比如分居很久、婚姻处于“三无”(无话、无性、无爱)状态,我们觉得这已经不是劝退小三就能挽救的婚姻了。

我们劝退费用不低,委托人咨询费在每小时3000-5000元;如果启动小三劝退方案,每天的费用在2万甚至更多,因为我们有可能一整个团队集体出差在某个城市,为了接近小三,达到顺利劝退的目的,前期我们需要做大量的调研工作,并且每一位劝退师都要扮演好自己角色,让小三自愿退出。

当然,我们的劝退对象是有保准的,劝退的小三都是那种对婚姻有害,并且想“扶正”的小三,劝退过程,我们不会威胁小三,更不是如某些媒体说所“色诱”小三,这是有悖职业道德的。

我们的小三劝退师往往长相稳重,有社会阅历,并且给人以信任感,说话很具有说服力,所以,在劝退过程中,即使被劝退的第三者发现真相,也不会恨我们,很可能会感激我们,因为我们在劝退之前,都会帮TA想好退路。

 

06

 

小三劝退那么多年,没有遇到回头客

虽说出轨只有0次和无数次,偷腥可能是一个很难改的恶习,但我从业多年来,并未曾遇到回头客,简而言之,那些找我劝退小三的委托人,没有再来找我劝退第二个小三,这是因为我们让他们认识到了婚姻经营的本质,他们更愿意守护自己的婚姻。

一方面,现代人对性观念比较开放,那些成功人士面对的诱惑太多,我接触过很多企业的年轻女性,为了升职加薪,不惜用身体换来事业前途,对她们来说,这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

另一方面,法律对于婚姻忠诚度很难保证。例如重婚罪。需要两个人连续六个月同居,并且在外人面前以夫妻自居才能定罪,这种很难在社会上取证。

所以,很多成功人士家庭出现小三之后,来委托我们劝退小三,希望能够延续他们的婚姻,因为这样既能保证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又能有一个完整的家。

劝退的解决方案,
上海出轨调查我们会找出一个“老婆不告、小三不闹、当事人不跳”完美方案。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QQ咨询

咨询热线:
130-9737-8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