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2021年 09月 19日 星期日,欢迎光临本站 上海鑫鑫侦探公司

公司动态

上海私家侦探公司|​那个贱女人抛弃了他

文字:[大][中][小] 2021-09-14    浏览次数:    
上海私家侦探公司|​那个贱女人抛弃了他

迟丽进酒吧没几分钟,就感觉胸口憋闷,呼吸困难。不论是高频闪烁亮瞎了眼的光柱,还是震耳欲聋的音乐,都让她极度不适。

 

她快速走向吧台,冲一个人大喊:“请问,蒋希希是在这里吗?”

 

对方伸手一指:“那儿!”

 

迟丽循着对方的指尖看去,果然在人群中看见了蒋希希的身影。她正一手拎着一箱啤酒,一手托着一个超大号果盘在人群中穿梭。

 

迟丽赶紧小步上前,随她向一桌打牌的人走去。

 

 

 

啤酒上桌,蒋希希熟练地从腰间取下开瓶器,一口气把十瓶酒全启开,然后跟那帮人说着什么。嘴里的泡泡糖一刻不停地嚼着。

 

从他们的语气神态看得出,他们很熟。一个剃着莫西干头型的精神小伙不知道开了她什么玩笑,她笑着赏了那人一个脑瓜崩;另一个男的从兜里掏了两百块现金拍桌上,又举起一瓶啤酒怼到她面前。

 

迟丽听不清那男的说了什么,但很快,那伙人便齐声打着拍子喊道:“喝一个!喝一个!”

 

迟丽懂了,这是比喝酒玩儿呢,蒋希希要是先喝完,就能拿走这两百块。

 

随即,令迟丽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蒋希希吐出了泡泡糖,摁在酒瓶盖儿上,然后跟那人磕了一下瓶颈,待大伙儿倒数三个数,他俩立刻仰脖对瓶吹起来。

 

 

 

迟丽虽然很早就知道蒋希希在酒吧上班且酒量很好,但亲眼见她这么灌,还是十分震撼的。她一瓶啤酒咕咚咕咚见了底,那男的才喝一半。

 

蒋希希哈哈大笑,撂下酒瓶,抄起那两百块往兜里一揣,向对方竖了个中指,拎起托盘就跑。

 

等蒋希希转过身来,迟丽终于看清了她。那丸子头乱如鸡窝,发色多得像调色板,感觉混点水搅一搅就能画画。夸张的烟熏妆半夜估计能吓死个把鬼,涂的紫色唇膏像中了剧毒……

 

迟丽在心里摇了摇头,她还是看不惯她,一如两年前。

 

然而再看不惯也没办法,她今儿是来找蒋希希帮忙的。

 

 

2

 

在迟丽踌躇着走向蒋希希的那几分钟里,蒋希希又麻溜地干完了好几件事儿:把一张乱七八糟的桌子拾掇干净了;给另一桌客人点了单;把一个意图揩她油的醉汉一掌推回到沙发里,并对他说了一段很优美的中国话。

 

有客人吐了一地,蒋希希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拎着拖把和抹布去处理。

 

看她手脚麻利的样子,应该是经常遇上这种事。等她忍着恶心忙完了直起身,转头正与迟丽的目光撞上。

 

她怔住了。刚才还自信洒脱如鱼得水的蒋希希,顿时变得有点紧张,弱弱地喊了声:“迟姨。”

 

迟丽清了清嗓子,鼓起勇气说:“希希,我有事儿想跟你说。你……方便吗?”

 

蒋希希不是很方便,每晚九点是酒吧最忙的时候,况且今晚熟人多,都想请她喝酒,她只恨没有三头六臂。

 

她四下张望了一下,解下围裙:“迟姨,你等我会儿,我把东西放下,咱们出去说。”

 

 

 

五分钟后,蒋希希把迟丽带去了附近一个面馆。

 

迟丽对这种脏兮兮油乎乎的地方向来没有好感,忙说她吃过晚饭了,不饿。

 

蒋希希说:“可是我饿呀!还没吃晚饭呢!老板——”

 

“知道,老样子嘛,大碗牛肉面,不要蒜末儿不要葱。”

 

蒋希希说声“得嘞”,然后快步向里,拣了张干净桌子,顺手抽出了五六张纸巾,麻溜地擦好了一张凳子:“迟姨您坐,保证干净。”她自己则坐到了对面没擦的凳子上。随即又在桌面上铺了两层纸巾,示意迟丽把包放上面,说总是拎着怪累的。

 

这一连串动作如此娴熟自然,丝毫不显得刻意,反倒让迟丽有些无所适从。她不得不承认,这丫头,心真细。

 

 

 

坐定后,迟丽问:“这都九点了,你怎么还没吃饭?”

 

“太忙了。老太太踩着饭点窜稀,给她洗完了衣服加褥子,我就得上班儿了。刚刚您也瞧见了,我忙得头掉。亏得灌了几瓶酒……不过那就是个虚饱,打两个嗝就饿了。”

 

面来了,蒋希希搓了搓手,掰开一次性筷子,呼呼吃起来,头也不抬地说:“迟姨,您来找我,是为了明昊吧!他怎么了?”

 

迟丽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原本想等她垫巴两口再组织一下语言,没想到蒋希希直截了当地问了。

 

迟丽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再顾不上体面,鼻子一酸,眼一热:“希希,明、明昊离家出走了……”

 

“怎么回事?”蒋希希吞一大口面。

 

“半个月前,他跟他未婚妻发生冲突,两个人互殴,结果把人打伤了。虽然我已经跟女方家赔了罪,他们也同意接受赔偿,不告明昊。可是明昊就是不肯回来。我找了半个月,都没找着人。”迟丽一把攥住蒋希希的手:“你认识的人多,你知道他外面还有什么朋友,还有什么能去的地方吗?我实在,实在没办法了……”

 

谁能想到,生性要强傲慢的迟丽,竟会有在儿子的前女友面前垂泪的这天呢?

 

当初她把蒋希希贬得有多狠,这一刻,就有多难为情。

 

 

3

 

当初发现儿子悄悄处了一年多的女友竟然是个混迹娱乐场所的啤酒妹时,迟丽是多么崩溃啊!她离婚十年,全部的心力都放在工作和儿子身上。拼尽全力给儿子更好的生活,把他当王子一样养,不是让他去匹配一个啤酒妹的!

 

尽管在她的溺爱下,儿子四体不勤,有些懒散,没什么责任感,对什么都三分钟热度,可这丝毫不影响一个母亲的骄傲。迟丽相信儿子只是比别人晚熟一点,横竖有她兜底,那点公子病根本不算什么。

 

她积极给儿子物色合适的对象,可儿子挑三拣四,这个不对眼,那个不合适。她只当他心性未定,还想多玩儿两年,谁知道他是给一个啤酒妹勾走了魂儿去了。

 

儿子执意要跟蒋希希在一起,不论她怎么苦口婆心,他就是油盐不进。迟丽只好使出杀手锏,断了他的经济。

 

谁成想,毕业以后几乎没怎么赚过钱,一直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儿子,居然为了爱情甘愿去打卡上班,一连三个月没有缺勤!

 

 

 

迟丽坐不住了,她第一次有种“自己辛苦养大的儿子,竟然被别人掌控了人生的方向”的恐慌。她跟踪儿子到了蒋希希的家,一脚踹开门,看到了让她震惊到几欲晕厥的一幕。

 

她的儿子,从小宝贝到大,连双袜子都舍不得叫他洗的儿子,竟然蹲在那里给蒋希希洗内裤!

 

那一刻,迟丽的心都碎完了。她觉得她二十多年来的坚守和付出被毁了。她所有的心血、努力和成果,都被这个卑贱的女人偷走了。她如此作践她最珍视的宝贝,如同拿着一把大砍刀将她的心劈成了两半。

 

她一把从儿子手里夺过那条脏污的内裤,狠狠地甩在从睡梦中吓醒,一脸懵逼的蒋希希的脸上,挣扎着要冲上去撕了她。她用最恶毒的言语辱骂她,以及她奶奶,直到左邻右舍被这巨大的动静惊到,纷纷赶来看热闹……

 

 

 

为了斩断这段孽缘,迟丽使出了洪荒之力。儿子那里行不通,她就去找蒋希希,找她奶奶。最后蒋希希怕了她了,主动踹了迟明昊……

 

再后来,如迟丽所愿,儿子在消沉与憎恶了她很长一段时间后,还是渐渐步入了正轨,接受了被分手的事实,也开始和她介绍的女孩子相亲。当然,他也再度变回了从前那个四体不勤,懒懒散散的自己。

 

然而曾经这些被迟丽认为不成问题的小毛病,在订婚后被逐渐放大。

 

未婚妻也是个娇生惯养的,脾气不好,两个人到一起后冲突不断,频频吵架。这两年多里,迟丽走关系给迟明昊安排了许多工作,他都没干下去。未婚妻对这门婚事愈发不满,连带着对迟丽也越来越无礼,常常怼得她下不来台。

 

一次跟迟明昊吵完了之后,直接讥讽迟丽教育失败,惯出个废柴儿子……

 

最后一次跟未婚妻发生争执,未婚妻先动了手。迟明昊爆起反击,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女方的头被打破,送医缝了二十多针……

 

 

4

 

说完了全部,迟丽已红了眼眶,她问蒋希希,还有什么办法能找到迟明昊。他现在情绪不稳定,也没单独出过远门,万一被人骗,卷入传销组织,可怎么办?

 

蒋希希搁下筷子,沉默良久,说她找人问问。然后她走出面馆,靠墙站着,边抽烟边打电话。约莫打了七八个,又走进来,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赶忙把烟头掐灭,说:“抱歉。”

 

迟丽忙道:“没事儿。你以前好像就抽烟的,后来为了明昊戒了是吧?”

 

蒋希希没接这茬,只说:“迟姨,抱歉,刚刚那几个人都没联系过明昊,我帮不上忙。”

 

“不,希希,你再想想办法!明昊以前那么喜欢你,什么都跟你说。我还听说你们去了很多地方……”迟丽忽然崩溃大哭,“我知道我以前对不起你,我……”

 

“迟姨,过去的就过去吧!我早就不在意了。这样吧,我还知道他有两个在外地的朋友,我跟明昊以前找他们玩过,但没留电话。要不,这两天,我陪您动身去找一趟吧!”

 

 

 

两天后,蒋希希跟酒吧请了假,又雇了个临时护工照顾她奶奶,陪迟丽一起坐上高铁去外地找人。

 

从确定行程到买票都是蒋希希办的,这一路上她对迟丽很照顾。到了目的地,也是她四处找人打听地址。

 

然而好不容易找到的那两个朋友也没有明昊的消息,倒是给了蒋希希不少其他同学的电话。蒋希希一一打过去,全说不知道。

 

 

 

晚上,两个人住酒店,蒋希希买好了饭菜,给迟丽掰开筷子,说她还知道明昊有个在X城开手机维修店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这个再找不着,那就真的没办法了。

 

迟丽的心情却比之前平静了很多,她此刻除了担忧儿子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感触就是,蒋希希跟她原来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从那天在酒吧看见蒋希希忙前忙后,游刃有余地应付客人,喝酒赚小费,蹲地上处理客人的呕吐物后,她就隐隐意识到,她曾经对蒋希希抱有太大的成见了。

 

一个从小父母离异,被奶奶养大的没什么文化和技能的孩子,要一边赚钱一边照顾瘫痪在床的奶奶,是多么不容易啊!就因为她的工作不那么体面,就该遭到她的羞辱和嫌弃吗?

 

 

5

 

迟丽为当初那个傲慢刻薄的自己感到羞愧,她发自内心地问道:“你有没有想过换个工作?毕竟酒吧太乱了,对女孩子不太好……”

 

蒋希希苦笑:“没办法,我要照顾我奶奶,朝九晚五的工作还真干不了。酒吧就在家门口,我也就上几个小时的晚班,随时都能回去给我奶奶换个纸尿裤什么的。不过,我也没打算一直干下去。我现在在网上学画插画,老师说等我出师了就帮我接活儿。到时候也许就不用在酒吧干了。”

 

说到这,蒋希希表情中隐隐透着兴奋,赶紧划开手机向迟丽展示她的画。

 

迟丽看着那一幅幅有模有样的插画,有些心酸,说:“真不错。”

 

两个人顺着话题聊下去,蒋希希忽然说:“迟姨,其实当初,不是我让明昊给我洗内裤的。那段时间我奶奶病重,我又要跑医院还得上班,实在太累了。明昊看我可怜,主动给我分担了不少。”

 

 

 

上海私家侦探公司如今再提这件事,迟丽不再感到愤怒,只觉得无地自容。她回顾这些年来儿子的种种,才惊觉她犯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

 

这些年里她一直在等待儿子成长,而当他终于学会了体贴人,并在爱情的推动下开始尝试承担,她却因为改变儿子的不是她自己,而是一个她极度瞧不起的女人而嫉妒到失去理智。

 

她的自负和强势,生生扼杀了儿子人生路上一次弥足珍贵的成长机会。

 

“迟姨,”蒋希希又笑道:“说句真心话,您别生气。我第一次看见明昊,就觉得他是个被惯坏的孩子。”

 

迟丽哽咽:“哦?”

 

“那会儿他喜欢我,追我,我就给他设了好多条件。第一条就是让他把身上那些臭毛病给我改了。我让他一个月内找到工作,而且不准迟到早退,还得勤快。我也没想到他真做到了……迟姨,我奶奶说,养孩子不能太娇惯了。护得太周全,不能扛事儿。那个,是我啰嗦了,迟姨,您别介意。”

 

 

 

第二天,两个人跑了大半天,毫无疑问又扑了个空,修手机的同学也没有迟明昊的消息。

 

回来后,蒋希希反复安慰迟丽,让她别太着急,明昊那么大个人,不会有事儿的。她后面也会继续找人问,一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她。

 

迟丽攥着蒋希希的手,心中五味杂陈,各种情绪充斥着大脑,有感激,有愧疚,她甚至隐隐生出一种“如果当初没有阻止他们在一起,明昊会不会不是今天这个样子”的念头。

 

 

6

 

迟明昊是三天后回来的。事发后,他为了逃避责任,跑到外地一个24小时网吧泡着。泡了半个月,钱没了,人也废得差不多了,就回来了。

 

看到眼眶凹陷、胡子拉碴的儿子,迟丽没有如料想中那样,冲上去抱住他的宝贝儿子嚎啕大哭。她强忍着波涛汹涌的情绪,憋住泪,默默地给他放好了洗澡水,一字未言,转身出去了。

 

摔上门的那一刻,她的眼泪才刷一下流下来。

 

原来,一直是她高看了自己,高看了她的宝贝儿子。她以为他高贵不可侵犯,在别人眼里不过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是她骨子里的自负与傲慢成就了儿子的今天。

 

如果时光能退回到那一天,她不会因为儿子给他的女朋友洗了一条内裤而激动到发狂,她会端正心态,正视这个能令她儿子做出改变的女人,去深入了解她,然后再决定是祝福还是反对。

 

 

 

半月后,迟丽再度来到蒋希希工作的酒吧。在门口徘徊了几分钟之后,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一哥们儿惊叹:“嘿,你前男友的妈又来了,不会是想找你复合吧?”

 

蒋希希嘴上说着“滚蛋”,心里却有些忐忑。

 

这期间迟丽给蒋希希打了好几次电话,有嘘寒问暖,有对曾经的恶劣态度表示歉意,有对她帮忙找迟明昊表示感激,想约她出来见个面,吃个饭。

 

这不是个好苗头。

 

蒋希希思忖片刻,忽然一把攥住这哥们儿的手:“帮个忙,冒充一下我男朋友,晚上请你喝酒。”

 

上海私家侦探公司哥们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蒋希希带到了迟丽跟前……

 

 

 

迟丽离开酒吧的时候,心中五味杂陈,她看出那个男的不是蒋希希男朋友,是她顺手抓来冒充的。

 

迟丽不禁苦笑,曾经她看不起的女孩子,如今也不要她的儿子了。当她因为错过儿子的成长机会而万分后悔的时候,别人正因为躲过了他的废柴儿子而庆幸。

 

这可真是讽刺啊!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QQ咨询

咨询热线:
130-9737-8133